带你全面了解和认识灵芝
2015/1/26 8:36:32


※认识灵芝※


1、灵芝是菌不是草


自古以来,灵芝就被称为“草”,有“仙草”、“瑞草”、“芝草”、“还阳草”等美称,我国传统医学长期以来一直把它视为滋补强壮、扶正固本的珍贵中草药。当年,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,曾派徐福带领五百童男、童女去蓬莱仙境寻找灵芝这种“不死仙草”,《白蛇传》和各种各样的神话故事、武侠小说都将灵芝喻为能使人“起死回生”的仙草。


灵芝是不是一种草?不是!它似草而不是草。所谓”灵芝草”,其实是一种真菌,为多孔菌科植物。现代生物学将其归属菌物界。

我们的古人也认识到灵芝不同于一般有根、茎、叶、不开花的植物,一年可多采收。《礼记注疏》记载有“无花而生,曰芝木而”《尔雅注疏》记载“三秀(芝别名)无根而生”。但由于古时人们将世上所有植物简单地分为两大类:一类是木本,另一类则是草本。因灵芝不能划分到木本类,就划入草本类了,故称之为“灵芝草”。千百年来这种叫法,一直延续至今。


认识的过程是个不断深化的过程,随着人类对自然界中生长的各生物种类的认识不断深入,瑞典人林奈于1753年首先建立了生物分类学。初将灵芝划分在植物界中,但经过对真菌类的深入研究,发现它与动物、植物及细菌类生物不仅有许多相同的特征,而且有着明显的差异,因而将它由植物界中分出来,与地衣合称为菌物界,灵芝则隶属于真菌门中的一个属的代表种。现在对灵芝属的分类,在邓叔群著《中国的真菌》(1963)一书中,灵芝属划在多孔菌科内,即:植物界、孢子植物、真菌门、担子菌纲、多孔菌目、多孔菌科、灵芝属。在赵继鼎等著的《中国灵芝》(1973)一书中, 则将灵芝、假芝等属组合成灵芝亚科,即:担子菌纲、多孔菌目、多孔菌科、灵芝属。在邵力平等著的《真菌分类学》(1984)一书中,灵芝属在真菌门中5个亚门、18个纲、68个目中的分类位置是:真菌门、担子菌亚门、层菌纲、灵芝菌科、灵芝属。


2、不是仙草是良药


中医学对灵芝价值的认识


灵芝伸手历代医学家的推崇,并以“太上之药”的高贵形象和灵验功效深入人心。

灵芝食、药两用的价值,远在周朝《列子》一书中就有“朽壤之上有菌芝者”和“煮百沸其味清芳,饮之目明、脑清、心静、肾坚,真宝物也”等记载。


我国现存早的学专著《神农本草经》中,共收藏365种,所载分为上、中、下三品,上品药皆为有效、****者,灵芝即名列上品。《神农本草经》称“上品主养命,以应天,****,多服久服不伤人,欲轻身,不老延年者,本上经。”该书对灵芝有详细的论述,认为灵芝有“益心气”、“安惊魂”、“补肝”、“坚筋骨”“好颜色”等功效,久服可“不老延年”。《神农本草经》对灵芝的论述,被其后的历代医学家尊为经典并沿用至今。


以后东晋葛洪的《抱朴子》、梁代陶弘景的《本草经集注》、明朝医学家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,引证本经以后历代有关灵芝的记载并提出自己的见解,认为灵芝性味苦、平,****,具有益心气,入心充血,助心充脉,安神,益肺气,补中,增智慧,好颜色,利关节,坚筋骨,健胃,等功效,成为后世研究灵芝的极为重要的资料。


灵芝具有多方面的功用。灵芝“保神,益精气”,可以由于脏器虚损、元气不足引起的精亏神伤,以其甘、平、无悔,大补五脏精气,收滋补强壮之功。灵芝“益肾气”、“好颜色”、“治耳聋”,表明灵芝具有补益肝肾、的功能。因为肾主骨生髓,齿为骨之余,如果肾阴肾阳亏损,则腰膝酸软,齿牙动摇。肾气通于耳,肾精不足不能上充于清窍,以致耳鸣或耳聋。肝藏血,发为血之余,故发为肝血所主,若肝血不足,则上荣于头面的血液不足,乃至须发早白。灵芝“利关节”,若风寒湿痹久延不愈,四肢关节疼痛久延不愈,四肢屈伸不利,兼见头晕耳鸣,心悸不宁。

综上所述,元气不足、精亏神伤、齿落、发白、腰膝酸痛、关节不利、头晕、耳聋、心悸、失眠、健忘、咳喘、气短、乏力等等,分属肾、肝、心、肺、脾诸脏虚损的表现。灵芝是所有补虚中药中归肾、肝、心、肺、脾五,既可补益肝、肺、肾,又可养心安神、健脾助消化,用途广泛。历代医家用它滋补强壮、扶正固本是有道理的。


总之,灵芝可大补五脏损伤、平衡阴阳、调和气血,自然使它成为“轻身不老,延年”的珍品,享有“诸药为各病之药,灵芝为百病之药“之美誉也实不为过。


3、苦口良药利于病


灵芝具有特殊的苦味,所以,有个别的人会对它有一点不太适应。可是当您试着口服灵芝,您会发现,吃过灵芝后,口感到清爽,没有以前那种胶着粘滞的感觉,且有一种甜味。


灵芝的常见制剂有煎剂、粉剂、胶囊、颗粒剂、丸剂、糖剂、茶、酒、饮料等。有些人在服用这些灵芝制剂后,初期出现头晕、关节酸软、皮肤瘙痒、口干、大小便稍频等表现,担心这是灵芝的不良反应,其实,依据中医“不起暝眩,”的观点,此时所产生的反应为正常现象,大多会再持续用药过程中自行消失,无须忧虑。


4、食物两用、历史久远


据郭沫若先生在《中国史稿》中记述,我们的祖先早在6000-7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便采食蘑菇了。1973年在浙江省余姚县河姆渡村河姆遗址中发掘出菌类化石,这是人类利用食用菌早之物证。


先人服用灵芝的历史非常久远。正如前面提到的,早在《礼记》和《吕氏春秋》中就有记载。


即使在古代的医学文献中,除提及灵芝的价值外,亦多提及灵芝可以作为一种食品服用。陶弘景指出:“凡得芝草,便正尔食之,无余节度,故皆不云服法也。”李时珍亦指出:“昔四酷采芝,群仙服食,则芝亦菌属可食者,故移入菜部”。


先人在认识和服食灵芝的过程中,验证了灵芝的功效。现代研究也初步证明了古代本草中对灵芝的药性、功用和主治的合理论述。古书中还记载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灵芝验方,以造福于人类。如《太平圣慧方卷九十四》记载一方,灵芝晒干,倒末蒸熟,再晒干。捣筛和蜜为丸如梧桐子大。每日早晚服10丸,以温酒下。养心神。主治神经衰弱、失眠健忘等。


苏敬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芝自难得,纵获一二,岂得终久服耶”。东汉王充在《论衡.初禀篇》中说:“芝草一年三华,食之令人眉寿庆世,盖仙人之所食”。从这些论述中,不难看出,古代灵芝数量极少,尽管知道灵芝可以做成美味佳肴,但普通老百姓是难以服食到这种“仙草”的,服食灵芝只不过色古代百姓的一种奢望。


现在,随着人工栽培灵芝技术的普及,灵芝“可遇而不可求”的时代已经过去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人口仅4000万的韩国,灵芝的年消耗量达千吨以上;一向注重国民身体素质的日本,科学研究灵芝已有80年的历史,现今灵芝年消耗量也在千吨以上,其中绝大部分从我国进口。如今,我国的灵芝更远销美国、德国、英国,并且销售量呈逐年增加的趋势。